由照顧噩夢變為擁抱女兒

特殊學習需要學童母親 | Betty

傍晚六時半,讀三年級的Gigi執拾好書包,別過課餘託管班導師後,如離弦的箭撲向站在中心門口的媽媽,然後兩母女手牽手踏上回家的路。

 

然而大半年前,媽媽Betty很害怕女兒放學,因見到女兒要花上五、六個小時做功課便會暴躁起來,「我氣她的原因是心痛她無法玩耍,我想叫她起身活動一下,好像其他小朋友外出到處玩耍,但從來無試過」。照顧有學習障礙的女兒,曾令Betty壓力大得每晚做噩夢。

DSC00115.JPG

「塗顏色寫ABC很簡單的事都做得很慢」

來自基層家庭的Gigi今年8歲, Betty說,女兒讀幼稚園時做事已很慢,「塗顏色寫ABC很簡單的事都做得很慢」,老師亦留意到Gigi坐不定,建議Betty帶Gigi做檢查診斷。「我不知這是問題,以為個個小朋友都是這樣」。後來Betty帶女兒參加跳舞班,其他小朋友跟着老師的舞步,唯獨Gigi獨個兒望着鏡轉圈,「她一下都沒有跟上,我在外面見到其他小朋友做得這麼好,自己女兒怎會這樣?我真的很生氣」。可惜私營檢查收費昂貴,Betty只可帶Gigi到公營機做檢查,一排就排了數年,直至今年初Gigi終於可以進行評估,證實患有過度活躍及專注力不足。

「我在家中看着她做功課,很辛苦,她寫一個字就停下,由下午做到晚上七時,吃完飯便繼續做,一做到九時多」。Betty說,任何事物都可以令女兒分心,不專心時如同「遊魂」一樣。「吃飯和做功課一樣,我已經講了很多句『食飯』,她才吃一口飯,她自己吃飯要幾個小時,我在她身旁也要吃一個多小時」。

 

Betty自言是個性急的人,眼見女兒所有事都慢條斯理,不時會暴躁起來,「有時做功課你催她,她會發火也會生氣」,她更曾忍不住怒氣責打女兒,「我氣她的原因是心痛她無法玩耍,一天的時間就浪費了,我想叫她起身活動一下,好像其他小朋友外出到處玩耍,但從來無試過」。Betty每周總大哭幾次,「我整日都覺得很生氣,整日很暴躁緊張,她一放學我就覺得有種很害怕的感覺,很多事情要完成,做又做不到,又要氣人」,Betty甚至會每晚做噩夢,照顧壓力幾近要將她壓垮。

DSC00175.JPG

課託班由下午3時至6時半,導師會協助Gigi完成功課。

DSC00225.JPG

自從Gigi參加課託班,兩母女多了很多親子時光。

女兒參加課託班   母親感輕鬆

農曆新年前夕,Betty透過朋友認識信義會北區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,並讓女兒參加中心的課餘託管班,Betty仍記得女兒第一次參加課託的片段,「我送她入去之後,姑娘說『你返去休息一下,你想到哪裡逛逛便去吧』,我覺得整個人好像解放了一樣,我真是好輕鬆」。課託班由下午3時至6時半,導師會協助Gigi完成功課,完成功課後Gigi就會做手工,或者與其他小朋友玩耍,「她比之前開心,在這裡完成功課,她很有成就感」。

 

​這段空餘時間,Betty通常會去買菜,回家煮飯再到中心接回女兒,間中她亦會在中心做義工,例如教其他街坊做蔥油餅、為中心的兒童繪本包書膠等,Betty都樂在其中,「幫助別人我會很開心,大家出來談談天,學習別人如何教小朋友,一邊做事一邊聊天很開心」。

DSC00144.JPG

「現在我會經常牽着她走,不會由得她在後方很遠的地方」,Betty堅定地說。

前路縱難行   仍緊牽女兒小手前行

課託班減輕Betty的照顧壓力之餘,亦令兩母女多了親子時光,暑假時她們與在中心認識的家庭到黃金海岸遊玩。今年中秋,兩母女更一同親手製作冰皮月餅,Betty笑着說,「全部自己動手做,感覺很不同,女兒很喜歡吃,說好像吃冰淇淋一樣」。除了親子活動,母女倆亦各自參加由中心提供的訓練,Gigi早前參加提升專注力的訓練,Betty則參加「玩具導師訓練」,學習使用中心的玩具及一些親子遊戲,「教了我們之後就和小朋友一起玩,她很開心呢」。

 

Betty感恩能遇到信義會的社工,「現在來了中心,不用想着功課,減少很多磨擦,我很輕鬆,女兒也開心了好多,每次見到她做完功課,手上拿一個手工,遠遠的見到我就跑過來抱住我」。曾經一段時間,Betty因為生氣,外出時總是讓女兒在後方慢慢走,「不過現在我會經常牽着她走,不會由得她在後方很遠的地方」,Gigi成長的路不易走,但Betty願意緊握女兒的小手,一步一步並肩前行。